你是无意穿堂风,偏偏孤倨引山洪

晨·雾

  茉莉花不知什么时候开了,一朵朵如迷你棉花糖般嵌在枝桠间——却闻不到她们的香气,抽鼻细嗅,满是雨后微凉的干净味道,掺进一丝茉莉花的甜香,淡淡的;雨滴从晶亮的叶面上滑落,在隐去的前一秒形成一顶美丽的皇冠。

  “喵ya——”小小的身影蹿过来。

  “阿喵!”我惊喜地挠白猫的下巴,“你啷个又来了?”

  他立即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“呼噜呼噜”的感叹,大得惊人。我失笑,这孩子,几乎在我身边就一直呼噜呼噜地。不累么?

  彼此寒暄一番后,我托起下巴开始思考。

  主持人那句“那么源源一定对小凯的唇很熟悉喽”彻底唤醒了我心中的警觉,使我不得不理性地分析最近发生的一切。为什么维嘉哥他们要将“虐死单身狗”的表情表现得那么明显,为什么镜头要刻意捕捉写着“凯源××”的手幅?娜姐脱口而出的“王炸”,令我们尴尬的问话,露骨的节目简介...诸如此类,他们背后隐藏的原因,或简或深;闹大的后果,不堪设想——为什么他们知道?在他们眼里难道不觉得这种事不堪甚至...恶心而应隐藏么?我觉得好疑惑,他们不只是为了节目效果和收视率吧。

  这些种种,令我烦躁;被窥探隐私后的愤怒、羞涩,还有恐惧,在夜里把我压得喘不过气。

  我摸摸阿喵的脑袋,觉得有点儿无助。

 

  “啪嗒”,一滴水从棚顶滴下,打在不知不觉发起呆的我头上,好冰啊!冰得我一跳。

  忽然联想到一首古诗——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

  嗄咧?!

  “衣沾不足惜...”我咀嚼着这段文字,“但使,愿无违?”我不禁深吸了一鼻子气,然后,我如愿得到了那缕幽香。

  我想,  我明白了……

 









只要,不违背自己的心愿就行了!
 
 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木头马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