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无意穿堂风,偏偏孤倨引山洪

小镇的夏

  夏天来了呢。最近在读冯骥才的《俗世奇人》,突然想写一写我生活的小镇。

  桌上暗吐芬芳的黄桷兰唤醒我对夏的印象。我想到,在夏天的夜市上,总会有一两个婆婆卖这种米黄色的花瓣修长的花儿,暗色的布将颜色柔亮的花儿衬得很明显、很可爱。令人欣喜的是,她们的生意还不错。将两条花儿用了细线串起,缝在胸前,一天都是清新的甜香。虽然我戴着戴着就会头晕,但是过一会儿,就好了。我还观察到,佩戴了一天的黄桷兰会慢慢枯萎,只是被摘下的话,第二天也没有大变化。

  昨日在夜市上买下一条别致的手链,绕好了有三圈,看上去就像暗绿的藤蔓缠绕在手腕。还有蝴蝶、花,镶嵌着假玉石的,编脚繁复,样式、搭配新颖而讲究,这使女人的摊位脱颖而出。

  今年夏天,夜市上忽然不再出现卖烧烤的人物。原来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卖炒龙虾等等的摊位。不过还是有专门卖烧烤的店铺。我知道自己喜欢来一串鹌鹑蛋,也还记得火腿要趁热吃。

  步行街上那家叫做“什么都没有”的饮品店应该又开始卖糍粑冰粉了吧?小镇惊现高档意大利冰淇淋店!

  庆山在《月童度河》中写到一种生活:穿上裙子抹好口红去看电影,晚风里裙角抚摸小腿。清凉自在。我的理想是在小镇上开一个小书吧,有两面都是大玻璃窗,开门的时候就在柜台写文章、画插画、做首饰、做衣服,安安静静做的事都可以做。给自己的书盖上独特的印章。这样的生活又不忙,能够有空去旅行。

  我们明明那么渴望小镇生活,却都有一个远方的梦。

  其实小镇的夏天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在我看来,一切都有不一样的气息,家的气息。因此总会有个声音告诉我:“快写写!”我能感到有一种欲望让我的心胀涩,想要写。这欲望像一粒种子,在泥土下蓄力,想要破土而出。它一定会破土而出。



评论

© 木头马尾 | Powered by LOFTER